跑偏的木马

全能 全废 犬吠 汪汪汪

给我爱的远远写一点后记


编剧对章远真的好,也或许是为了弥补早些时候对他的苛刻,于是轻描淡写略去了在现实里更大可能会出现的挣扎,只用“一年后”就扭转了章远负债累累,身心俱损的局面,只让他付出了散仙的骄傲,成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。其实这样的结果,章远该知足了,所以即使最后他和何洛没有重修于好,我也会觉得这样的结局足够了。

冯萧也好,张葳蕤也好,他们对何洛和章远来说都是势均力敌的,我和朋友说,其实从某种层面而言,他们彼此之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反而是更合的。可惜何洛有章远了,章远也有何洛了,这就是一种先来后到,一种刚刚好。

章远喝醉了对张葳蕤说“对啊,还有你”的时候,我觉得他是真的把张葳蕤当战友了,在海大这个地方,孤傲如章远,能碰上一个惺惺相惜互相理解的人,多好。可是章远从前和何洛做战友的时候,没有别人,现在,他已经有何洛了。

冯萧拉住何洛,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只是守着你们高中的回忆,又或许,你只是不甘心他先放手。”我常在想,你怎么判定你是爱一个人,而不是爱上爱他的自己呢,可是就像何洛说的,不管因为什么,“结果都是一样的”。在一个纯粹感性的东西中理性地分析缘由,没有意义。

我和朋友说,不知道是不是性别作祟,我可以接受冯萧,甚至感动,却实在厌恶张葳蕤,以致到后来看到她都想快进。其实冯萧和张葳蕤都是有分寸的人,他们知道何洛和章远的爱情,或许心有期冀,也始终没做半分逾越道德界限的事。可是这样的守护,在上帝之眼的观众看来姑且不可忍,在深陷其中的何洛和章远看来,又该是多大的压迫。张葳蕤是何洛的导火索,冯萧是压死章远的稻草。

但其实,大家都清楚,矛盾爆发的根本原因是日渐分离的何洛和章远本身。

章远说,“我们当中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的只有你何洛一个人,我这么多年做的不过是把那些我失去的一点点抓回来。”

我因为白宇,难免看剧时有些偏心。可是我看到何洛说,“我自己的存在感一点没有了”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之前聊《苔丝》时,老师说人们从来没想过从安吉尔的角度去理解这个故事。于是我倒回去,看了好些地方。

何洛不怕吃苦,可是她怕输。她在赛场上怕赢不了,到了三中怕努力得不到回报,后来怕得不到别人认同,再后来怕自己和章远的未来得不到肯定。所以她保守,她希望付出看得到的努力,她能接受的更多是一种可预见性的未来与成功。所以她知道章远攒机子、创业的时候,她有多不安呢。可是她在发脾气之后,选择了理解,因为章远的人生计划里有她。在没有办法联系到章远的时候,她选择了去找张葳蕤。他们明明有那么多共同的好友,她也一定是联系过了发现找不到章远了,这时候她去找了张葳蕤,其实她心里笃定了张葳蕤知道章远在哪儿,多残酷啊。而的确,章远第二天就和她见面了,到这时候何洛还说,只要你章远一句话,我就可以像四年前一样不去美国。

没了章远的何洛还有实验还有英语还有很充实的生活,就像没了何洛的章远还有游戏还有工作还有繁忙的交际应酬。可是他们的一半已经被抽走了,在北京和洛杉矶。

我特别喜欢他们高中时一块努力的剧情,那种有着共同的目标一起努力往前冲的感觉,真的令人着迷,我想他们也是。所以他们才会拼了命想离彼此近一点,更近一点,永不分开。

忽而今夏很浪漫,又实在写实主义。我在章远身上看到了初中暗恋的男生的影子,只是他后来走的路我不知道算不算人们口中的“偏了”,总之我们再也没有交集,闺蜜间提起,也只夹杂了半分遗憾。

这部剧是真的好,除了感情,还有许多值得称赞的地方,剧情的铺设和节奏,人物的刻画和完善,好些场景的镜头,以及演员的演技,都值得去夸。虽然也的确有很多不足,但瑕不掩瑜。

总之,这是部好剧,花了一天,不算后悔。

丽贝卡绝望得发疯,半夜爬起来,自戕般饥渴地吞下一把把花园里的泥土。她又痛苦又愤怒地哭泣,咀嚼着柔软的蚯蚓,咬碎蜗牛的硬壳崩裂牙齿,又呕吐直到天亮。



他哭了起来,一开始是几声不由自主、断断续续地抽泣,随后泪如泉涌,他感觉心中苦痛的块垒崩裂了。

在世间的一切事物中,恰当适宜的计划执行起来就失当,渴求的呼唤很少引来应答呼唤的人,恋爱的人也很少同恋爱的时机刚好一致。